動漫歌手訪問特輯2015 PART 1

0

今年暑假有很多日本動漫歌手來港搵真銀,亦都表示日本動漫歌曲文化在海外的受歡迎程度越來越高。8月頭就有一堆著名的經典動漫歌手來港出席「ASCOT ANIME SONGS CONCERT TOUR HONGKONG 2015」表演,有些名字對香港非動漫Fans可能比較陌生,不過當提到他們所唱的經典動漫作品名字,你一定有聽過甚至小時候有追睇過,編輯部在一連兩天的活動進行了兩日的訪問,現在是公開第一天的訪問內容給各位動漫Fans吧!

訪問谷本貴義

谷本貴義

谷本貴義

谷本貴義是以演唱動畫《魔法少年賈修》及特攝《獸拳戰隊激氣連者》的片頭曲等作品而成名的人氣動漫歌手,除了8月初,在8月23日當天谷本亦再來到香港表演,在同一場地出席另一個Anisong Event,同場還有吉岡亞衣加和五條真由美。

問:你是Project R成員之一,可以講一講Project R這個組合嗎?

谷本:其實Project R並不是完全和動漫歌曲有關的組合,我和組員組成了一個特技拍攝系列,有不少《蒙面超人》系列的日劇都是分類為特攝片,在日本最著名的特攝片之一的《超級戰隊系列》已經播放了超過30年有多,我們這個Project R Group就是在最近十年為這套系列進行有關音樂上的製作,我自己也唱了其中一首主題曲。而今次Project R中有來香港演出的成員分別是我、NoB和YOFFY。

問:那Project R一共有多少成員?

谷本:成員每一年都會有轉變的,大約維持著三至五個!

問:為什麼今次不以Project R名義來港開騷,而以個人姿態開騷?

谷本:是的,今次算是以個人名義開LIVE,不過我們每位都會唱有關戰隊的歌曲。

問:每年8月1日在日本有一個和動畫《數碼暴龍》有關的台場記念日,你本身有為動畫唱過插曲<One vision>,這首歌對你有什麼意義呢?

谷本:因為<One vision>是我的出道作,所以是有一個很深刻的意義,每一次LIVE中我會經常唱這首歌,每到8月份有唱過有關《數碼暴龍》歌曲的歌手,都是他們值得紀念的日子,所以一到8月就有很多不同的Event和聚會與一眾Fans見面。

問:你之前有幫過動畫《網球王子》作曲,而你自己的身型也很似會打網球,有否打算過參加《網球王子》真人版演出?還有你以什麼心態去寫《網球王子》的歌呢?

谷本:是嗎!哈哈!被人這樣讚很厲害!有機會也想試,我自己寫過很多動漫歌曲,怎樣去表達出動畫中的世界觀是最重要,如《網球王子》就要表達出主角們的Cool和型,好像他們玩網球格鬥技時,Melody就最好用Heavy Metal的音樂,令人感覺很硬朗!還有《網球王子》就是我為其動畫第一個寫的動漫歌曲作品,所以很多方面都是第一次學識應對,如Artists的Image,音樂Producer想要的形象,就連Animation本身想表達的訊息都要知道,當所有東西連繫在一起時,就要找到一些合適的歌詞填上歌曲,有了第一次的經驗,以後就會懂得如何去應對。

問:本身自己有喜歡的影視作品嗎?

谷本:因為功夫片在日本人心目中佔一個很重要的位置,很多人都很喜歡看功夫片,我就很喜歡《獸拳戰隊激氣連者》(日文:獣拳戦隊ゲキレンジャー),這部劇中的戰隊呈現了不少中國功夫的元素,雖然拍攝的都是日本人,但是我們找來一些曾經為成龍、李連杰和元彪的日本配音版電影的聲優為《獸拳戰隊激氣連者》的角色配音,令我們看到感覺好像成龍等人都有份參與。

問:《網球王子》你形容為Cool和熱血,那其他風格的作品如「薄樱鬼」你又怎去表達?

谷本:最主要是看作品的內容,「薄樱鬼」有點講日本武士魂的故事,帶點悲愁的感覺,我會嘗試當中所表達的情懷而去創作音樂。

問:你最享受自己手頭上哪一種工作呢?

谷本:我會選歌手,因為成為歌手可以用最直接的方式去表達我所作的歌,在表演時和歌迷分享,見到大家的自然反應真的很享受。

訪問藤原育郎、NOIR、KAZUMI

藤原育郎、NOIR及KAZUMI

藤原育郎、NOIR及KAZUMI

藤原育郎是著名電影配樂作曲家,今次與日本組合NOIR和女歌手兼畫家KAZUMI一同以弦樂四重奏演出動畫歌曲和藤原先生的作品,而出過唱片《ONE STEP》的KAZUMI當晚在NOIR的伴奏下唱出多首作品。

問:藤原先生做過很多電影配樂,為何會和NOIR這隊帶有動漫色彩的組合一同表演,感覺又是怎樣呢?

藤原:我知道日本的動漫在世界上有很大知名度,所以NOIR在海外的工作比較多。我本身在俄羅斯都有很多活動,我之前在俄羅斯做了一個吉卜力工作室的Concert,觀眾的反應非常之好,然後我再問俄羅斯方面,如果我回日本做一隊和動漫有關的組合會如何,他們說一定會大受歡迎,所以就有了NOIR這隊組合,你見到她們好像很動漫、很偶像,其實她們是很有實力,在Studio做了很多練習,在演奏上已經有一定的水準。

問:提到吉卜力工作室,大家有喜歡宮崎駿的動畫作品嗎?

藤原:我很喜歡宮崎駿《天空之城》的Theme Song<Laputa>。

NOIR:《風之谷》、《魔女宅急便》、《龍貓》。

藤原:個個都識唱《龍貓》主題曲吧!哈哈

KAZUMI:我喜歡《幽靈公主》。

問:藤原先生涉及很多方面的音樂製作,不知道製作不同風格的作品,想法會有何不同?

藤原:我不會被作品屬什麼類型而影響到我的創作,最重要是希望在任何類型作品中可以保持到我自己的風格。我自己的座右銘是音樂世界大同,還有像NOIR她們,不只是外表或造型,有水準是相當的重要。

問:不知NOIR和KAZUMI是否第一次合作?

藤原:其實我和KAZUMI經常都有合作,而KAZUMI和NOIR今次真的算是第一次合作,NOIR以演奏為主,所以她們可以和不同歌手單位進行合作舞台。

問:那KAZUMI和藤原是何時開始合作的?和不同人的舞台合作的感覺如何?

KAZUMI:應該是三年前的事,我小時候志願是想成為一位歌手,終於三年前有機會出了自己第一張個人CD,當時我非常感動。還令我知道原來在台上唱歌和小時候想像的有很大分別,在台上需要有很大的責任感,又要想如何去表演歌曲中的感覺給觀眾,今次就和NOIR合作去Cover一些歌曲,由我負責主唱。即使唱其他人的作品和如何跟NOIR合作,都有很多細節去想,但都是開心和享受的。

問:NOIR最擅長古典演奏,加入動漫元素又有什麼樣的感覺呢?

NOIR:初初要以動漫角色造型去打扮有點不習慣和緊張,但現在已經慣了,有時要觀眾去想我們在Cosplay什麼都是件很開心的事。雖然我們的打扮看上去很不專業,其實每次我們和不同的歌手或作曲家合作時,首先會理解對方的風格,讓雙方成為一體,把作品能夠以最佳的方式演奏出來。

問:之前藤原先生為內地電影《畫皮》任配樂,你是如何拿涅帶有中國風的音樂呢?

藤原:我的音樂創作都是在俄羅斯中學習回來,當時的老師說我即使彈奏貝多芬的音樂都帶著充滿東洋的味道,我覺得東洋風其實都是來自中國,所以音樂方面,自己做音樂創作時,思想中的音樂有可能帶有中國的色彩,而《畫皮》拍攝時,我都有在現場,所以我都有理解過背後的故事,令我做的音樂帶有中國的文化。

問:藤原先生有為倉木麻衣的個唱任指揮,指揮家的工作對你來說有什麼感覺?

藤原:因為我指揮的都是自己表達的作品,我覺得由自己去指揮出來的效果百份百最好,比起由其他人去指揮我的作品始終不能百分百完美。

問:之前藤原先生也有為LUNA SEA的個唱任指揮,當中有什麼困難呢?

藤原:我和LUNA SEA的Sugizo本身是好朋友,大家都知他是玩Violin,所以我們都有很多話題,所以就有很多合作,今年的5月就和他們做了個Concert,在過程中要清楚LINA SEA五個人都要有自己的Part,自己的線,然後每條線交織成一個整體,這是最大挑戰。

問:NOIR也喜歡LUNA SEA嗎?

NOIR:我們有看過LUNA SEA的LIVE表演,就像剛才藤原先生所講,因為有五位成員,音樂層次非常豐富,很像一個交響樂團的表演,令我們印象非常深刻。

問:KAZUMI你是歌手也是畫家,你覺得兩者工作哪樣比較開心?

KAZUMI:我覺得兩者都很開心和兩種工作對我來說都很享受,因為兩者都是從我的興趣開始發展,我小時候已經很喜歡見到有紙就會在紙上畫公仔,不知是否上天給我,我覺得一畫上手時就很有靈感,我design的這些公仔就是這樣誕生,而我比較喜歡怪形的東西,哈哈。(指住她身上T-Shirt上的公仔,並指她叫做ZUMICO,像她的朋友一樣,再問有沒有為自己畫的東西搞畫展。)暫時都未有呀!希望日後有機會呢!

問:你如何找到唱歌的天份呢?

KAZUMI:唱歌是我小學六年班去了一間DJ音樂學校上堂,我沒有說有沒有信心在人前唱起歌來,只是突如其來就唱歌,就開始了我的唱歌之路,沒有說是我人生一早計劃好。

問:那KAZUMI你自己覺得自己是否一位偶像藝人嗎?

KAZUMI:我完全不會去想自己是否偶像藝人,也不介意其他人當我是什麼職業,我會接受大家的想法,最重要是做任何事都可以開心去享受就好了。

問:KAZUMI有沒有自己喜歡的畫家和歌手嗎?

KAZUMI:我喜歡的畫家是畢卡索,我家有很多畢卡索的畫作海報呢,而我喜歡的歌手是安室奈美惠,很喜歡她!還有我很喜歡作家東野圭吾。

問:認識KAZUMI的歌迷都會喜歡<Candy Bear’s>,可以講講這首歌嗎?

KAZUMI:這首歌是第一首為一個角色而去創作,我負責作詞部份,希望聽到這首歌的人可以感受歌中的內容,而聽這首歌的人大部份都是以讀幼稚園的小朋友為主,所以作詞是真的花了不少心機,希望可以把歌中的友誼主題帶出來。

訪問彩音

彩音

彩音

在2004年10月24日以單曲<KIZUNA~絆>正式出道的彩音,是一位主要唱PC遊戲及電視動畫主題曲的動漫歌手。

問:是否第一次來香港表演嗎?

彩音:對,表演的話這是第一次。

問:你的作品主要都是「男性向」動漫歌曲為主,有想過試試為其他類型的動漫作品或遊戲唱主題曲嗎?

彩音:暫時沒有說計劃會唱什麼類型的作品,但都希望可以唱不同類型歌曲去吸納不同的粉絲群。

問:你的父母都是音樂人,你在音樂世家出身,你覺得家人對你的影響力大不大呢?

彩音:我唱歌的契機是我在兩歲零三個月的時候,當時我唱了一首由長渕剛主唱的童謠<順子>,我爸爸就幫我錄下了這個唱歌的片段,每次看回片段都會見到自己的自我介紹和唱歌,就肯定了自己是非常喜歡唱歌,成長的日子經常在家人前唱歌,得到家人的讚賞,就決心要成為一位歌手,希望可以把開心的訊息帶給觀眾,做一個正面歌手。

問:你父母是從事什麼音樂的工作?

彩音:我媽媽是唱歌的,爸爸是跳舞的,而我婆婆都是個跳舞老師來的。

問:本身你懂跳舞的嗎?

彩音:可能我家人跳舞很厲害,好像我爸爸擅長跳Hip Hop、Jazz和社交舞,婆婆是一位日本舞踊,穿上傳統和服跳舞,每位都有各自的跳舞Style,自小見到家人們跳舞跳得很開心,很容易也融入在舞蹈的世界中,令自己也開始學習跳舞。

問:彩音出道超過10年,不知道最難忘的事情是什麼呢?

彩音:出道這麼多年當然有很多開心的回憶,像今次表演不只能給日本觀眾欣賞我的演出,更能到香港見各位歌迷,可以在不同地方演出也是一件令我難忘的事。

問:海外演出和日本演出的感覺會否有不同嗎?

彩音:來到海外唱歌時,見到Fans拿起螢光棒,然後大叫我的名字「あやね!あやね!」,跟著再見到螢光棒不斷變色,本身代表我的顏色是橙色和紅色,所以每次見到這顏色的轉變,觀眾們打成一片,見到這種情景,我十分之欣賞和非常感動。

問:上一張彩音的大碟是以「Hi-Res Audio」錄製,不知和平時錄音有沒有分別呢?

彩音:我唱歌的情懷是保持不變,不過以「Hi-Res Audio」錄製CD,對喜歡尋求聽高質素聲音和想聽音樂聽得好仔細的人就應該會非常喜歡,不過我覺得我每一出CD,不論是大碟或是Single,我都希望大家會同樣重視,當然有高質素的音樂也是另一種樂趣。

問:你一出道的作品就已經負責寫歌詞,作詞對你來說有什麼啟發?

彩音:<KIZUNA~絆>是我第一首作詞的出道作,是一套動畫(指《W~Wish~》)主題曲來的。當時有製作人找我時我超級開心,記得家人和我一起欣賞這套動畫時一聽到我唱的主題曲時我聽到喊了出來,這首歌是講兄弟情誼和家族之間的愛,Fans們認識我都是因為這首歌,所以我希望我和粉絲之間的關係如歌曲中所表達的訊息一直永遠維繫下去。還有,自小我就很想成為一位歌手,所以見到有自己的作品推出一刻,夢想達成的心情真的開心得難以形容。

問:過往唱那麼多動漫歌曲,自己最喜歡哪一首作品呢?

彩音:全部!全部我都很喜歡!(笑)

問:你有幫過電視遊戲作品唱主題曲,自己本身是否喜歡打機?

彩音:超級喜歡打遊戲機!我會玩《Final Fantasy》和《Monster Hunter》。

問:你覺得出道以來,什麼事是你的事業中對你最重要?

彩音:早期出了單曲,跟著做LIVE演出,然後就出大碟,因為有了大碟又再有一次大碟的LIVE。一直以來我的歌手路都很順利發展,所以我都覺得很開心。所以我有第一張專輯《ARCHIVE LOVERS》對我的歌手歷程上是十分重要,有了這張大碟,就有了我第一次個人演唱會,非常感恩!

問:本身彩音在網上有做電台節目,不知你會否在節目中重溫今次在香港的演出回憶?

彩音:當然會和聽眾分享啦!我已經預備了香港手信打算送給我的忠實聽眾呢!(打算買什麼?)你有什麼提議嗎?我很喜歡迪士尼的,我都想到香港迪士尼買東西。哈哈!(記者表示有時間可以去女人街買精品)呀!我有買了一個潤喉的東西,叫川貝枇杷膏,我買了這個呢!對唱歌的人很有幫助呢!哈哈!

訪問Bless 4

Bless 4

Bless 4

Bless 4是來自美國的日本演唱組合,由川滿家族的四兄弟姐妹所組成,包括兄長AKASHI、姐姐KANASA、妹妹AKINO和最小的弟弟AIKI。

問:作為以親兄弟姊妹成立的組合,你覺得優點是什麼呢?

Bless 4:優點!Right!首先優點是我們可以隨時找到對方,隨時可以知道對方訊息,立即找到對方,另一個優點是在台上表演時,大家不要說太多,只靠眼神就可以知道對方想什麼!就像有一道強力的Bond連繫著我們,我們可以知道對方感覺。而主要由AKASHI帶領著我們和發表意見(三人真的很風趣,邊說邊笑)。而當我們有不同意見時,大家都會拿出來討論,有試過討論了一整晚到第二朝!

問:其中AKINO和AIKI有自己的獨唱音樂事業,今次AIKI好像沒有來?

Bless 4:AIKI是年紀最少的一位成員,今次沒有來到仍在美國做一些慈善義工活動,要下年才回來我們身邊。(AIKI不在表演會有不同嗎?)一定有不同,他是我們4位中跳舞跳得最好的一位,沒有他在真的差了一點。不過這也是一個優點,我們三人沒有AIKI在身邊,組合就需要來一點轉變,我們亦需要為這個轉變去適應,從而大家會因此變動而變得更強,例如剩下三人時組合在舞台上的演出要做什麼變化,我們都要去為這些變化去改變舞台上的演出,這亦增加了我們的靈活性,日後AIKI回來時Bless  4又可以再變得更強了!

問:為何AIKI和AKINO會有SOLO計劃的念頭呢?

Bless 4:本身其實公司是為AIKI定了個人SOLO出單曲計劃,後來AIKI踏入了變聲的年紀,聲線變得低沉了,之後就找上AKINO去繼續發展獨唱音樂事業。

問:你們是如何組成歌唱組合呢?

Bless 4:應該是很久以前的事,我們爸爸年輕時是一位表演者,會親手製很多玩意給我們,很有趣!有次他問我們意見有興趣成為表演者嗎,我們都很有興趣,就走上歌唱演藝事業。

問:為何組合叫Bless 4呢?

Bless 4(AKASHI):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在美國時很喜歡成龍,更因此學功夫,然後經常在人前表演!回到日本,我們的表演慾很旺盛,很想在觀眾面前表演音樂,之後就錄了很多Demo給不少音樂製作公司,終於都有製作公司回覆我們,我們就要為組合改名,開始時本身打算叫BS4,取材自4個Brothers and Sisters,後來發現好像電視台Channel名,跟著有次跑步靈機一到,不如就叫Bless 4,Bless for music和Bless for Interaction,就有了Bless 4這名字。

問:你們喜歡看日本的動漫作品嗎?

Bless 4:很喜歡呀!我們會看《龍珠》!很喜歡孫悟空!(為什麼?)哈哈哈!因為他的角色很正面!很享受這個角色!功夫很厲害!(他們拍攝時更做了使出「龜波氣功」的動作)

問:為何你們會在唱歌時加入一些手語動作呢?

Bless 4:我們想大家都會在我們表演時加入一些令人難忘的東西,有歌迷告訴我們這樣做很特別,令他們很開心!

問:你們打算向美國樂壇發展嗎?

Bless 4:來到Internet年代,雖然不知道以後會走什麼路線,但我們當然會想擴闊組合的發展空間,都希望更多人認識Bless 4!

訪問松本梨香

松本梨香

松本梨香

松本梨香曾任動漫歌曲樂隊JAM Project一員,她亦是著名動畫配音員,以擔任《寵物小精靈》的主角小智的聲優而廣為人知,更為《寵物小精靈》唱出第一首主題曲<めざせポケモンマスター>,這首單曲更是唯一一張破百萬銷量的聲優音樂作品。

問:今次來到香港表演有什麼感受嗎?

梨香:香港之前來過一次旅行,工作就因為剛剛到,所以都未有什麼感覺。

問:不知你為《寵物小精靈》中的小智配音多年有什麼感受?

梨香:我已經講了很多年比卡超!比卡超!我覺得自己根本已經是小智!將來我離開這個世界的話,肯定我自己的墓碑都要刻上小智的名字!還有從小到大,我自己有一個信念是正義必勝,這點和小智是一模一樣的,所以我覺得我不是在聲演他,而是做回自己一樣!

問:那比卡超是否你最喜歡的《寵物小精靈》嗎?

梨香:對呀!我和比卡超都陪伴了19年,在日本我自已是有一間「比卡超Room」,全房都是比卡超的東西!還有只要把比卡超的Pikachu中的Pika,加多一畫就會變成Rika(松本梨香的名字),你說是多麼有緣!

問:你爸爸是一個演戲的人(劇團「大眾演劇《新青座》」的團長),他對你入這行是否有一定影響力?

梨香:我很尊敬我爸爸的!爸爸小時候就已經教了我要一技傍身,他說若在公司做的話,萬一公司倒閉的話,就什麼都沒有。所以他會教我去學多些東西,令我什麼都有機會學習,而其中演技就是由小朋友到年紀大的人都會有機會看到,所以懷著這股信念,也好好學習演技起來。

問:松本小姐主要以擔任男性角色的聲優,會否因此而有難度?

梨香:是呀!我聲演的角色大都以男性為主,但我自己又不會考慮是聲演男或女,好好笑是我從小就抱著「正義必勝」的態度,令我自己的英雄感特別重,我自己另外也精於運動,我取得過一個800米賽跑冠軍,我覺得自己像個森林中長大的人,再加抱著正義信念,所以就可以演活了很多男孩子的角色呢!

問:那如果演一些較邪惡的角色,又需要一些特別的演技嗎?

梨香:呀!其實我哥哥自小身體行動不方便,小時候經常被人欺負,我就會很正義地衝出來保護哥哥,一見得多這些愛欺凌別人的傢伙,我就知道如何去聲演一個邪惡的角色。(同時顯示她平時演舞台劇的相,並表示這些演出豐富了她的聲優經驗)。

問:將來會否再度回歸組合JAM Project的活動?

梨香:始終是一個Project,當中涉及了很多的人,其實每個人的Schedule都需要時間上的調節,我自己現在最希望能夠在Fans面前唱歌,另一方面也很矛盾,不用唱歌的時期又可以做自己的工作,但回到JAM Project這個想法,我永遠都放在心中。

問:很多網民覺得《寵物小精靈》小智多年來都沒有變化,不知你覺得小智多年來有什麼變化呢?

梨香:真的沒有!哈哈!反而《寵物小精靈》去到現今最新一輯,這一輯給了我一個想法:你想令夢想實現,但未必能立即達到目標,可能是人生中的一些考驗。至於角色就不覺得有什麼變化了!

問:2007年時,你與遠藤正明、北谷洋等於上海舉行演唱會「BURNING GLOW」,這個活動對你有什麼意義嗎?

梨香:其實動漫歌曲大部份所表達的訊息都是愛與勇氣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自己有唱歌活動時,發現了自己的身體狀態開始不好,有段時期真的不宜在舞台上演出,醫生都叫我要多多休息,那時我亦有幫爸爸做一些舞台劇的演出,那段時間,哥哥又剛巧過身,身邊有很多人不斷鼓勵我,說道即使你狀態令到你不能在舞台上表演,可是你還有聲音,或者你可以全職投入聲優的工作,其實啟發我認識動漫這東西,哥哥對我有一定影響。他很喜歡那些戰隊的作品,令我自己也開始對動漫引起興趣來,所以哥哥去世時不知是否想叫我要努力投入動漫的工作,所以就有了當時的一個動漫音樂騷,去發放動漫歌曲所帶給歌迷的愛之訊息。

問:做了多年聲優,不知對聲優的工作有什麼感覺呢?

梨香:要說的話就一定要講很久,因為感覺一定肯大!最簡單是我想看到小朋友的笑容,和人與人之間的連繫,大家互相連在一起形成一個圓形,感覺很溫暖,我希望以這個信念繼續自己的工作!另外,因哥哥自小行動不便,有時覺得自己好像一人分飾兩個人,令我多了一份使命感為自己的人生不斷努力!

Comments

comments

Share.

About Author

曾任日韓娛樂雜誌主編;從日劇《同一屋簷下》及韓劇《藍色生死戀》就開始對日韓兩地娛樂有所關注;大學時期開始喜歡走遍世界各地了解當地文化,直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