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同行:終極審判》:延續千年贖罪的故事

0

《與神同行:終極審判》海報

《與神同行》年初在香港上映時大賣,單是在香港已高收5,474萬票房,成為香港史上最賣座韓片第二位(第一位是《屍殺列車》)。第一集還未上畫時,製作團隊已經同步將續集拍好,由此可見他們一早已對作品充滿信心!最後不出所料,第二輯《與神同行:終極審判》乘住優勢,香港優先場已火速爆滿。

上一集主要講述各個地獄,地獄使者平日如何工作,亦帶有不少人性及親情的元素,有人擔心,如果沒看上集會否看不懂?個人認為也未至於一頭霧水,但始終建議看一看上集,對地獄使者的職責、各主角間的關係有個粗略了解會好點。《與神同行:終極審判》沒有了車太鉉,主要是以前傳方式講述江林(河正宇)、解怨脈(朱智勛)及李德春(金香起)三位地獄使者的前世今生,故事分為兩條主線,第一是江林千方百計要證明金秀鴻(金東旭)含冤而死,在地獄間穿梭辯護的故事;第二則交代解怨脈和李德春意外遇上成造神(馬東石),兩條主線交叉穿插,層層推進而不混亂,整個脈絡頗清晰。電影初期不乏爆笑位,但論感動「洋葱」位的話,第二輯就相對較少。

原先以為電影是講述地獄使者跟家神「成就神」間的對決,開場時江林委託兩位拍檔去凡間殺害家神,展開一場大決鬥,不過後來便發現成造神角色非常關鍵,修煉千年的他將解怨脈跟李德春的前世今生娓娓道來,二人跟江林的羈絆遠比想像中深,堪稱是一個「糾了千年的結」。

結,縱然非常之實,但不代表它一定是個死結,既是如此,我們又會否有方法可以解開它呢?電影中好幾位主角連番行為,都不過在為著過去的憾事而贖罪,因為一直未有親口請求原諒,故心有戚戚焉,沒法一無掛慮地過日子,總之如電影所講:「無法請求原諒才是最大的地獄。」言語間也藉著戲中主角的口再三提醒觀眾:「沒有天生的壞人,只有壞處境」、「別為過去的事,浪費新的眼淚。」

電影整個佈局每一步都計算清楚,基本上觀眾看一套戲所渴望得到的元素,《與》片團隊都嘗試一一呈現在大家眼前。去到整齣戲的後期扭橋再扭橋,個人認為有驚喜,當你以為去到某個情節故事就交代完畢,噢,原來又不是。在此亦想提提大家,最尾交代閻羅王的故事會有彩蛋,觀眾請別要急著離開。

此外,電影背景橫跨千年,縱橫交錯地著墨於高麗軍惡鬥女真族之年代,以及當代的南韓。講到現代時,你會發現在人間安居多時的「成造神」已被凡人的生活習慣感染,會買基金、買股票,即使是神明也會有弱爆的一面,面對投資失利,平日法力無邊的家神也頓時束手無策。除了買基金等事件,從許春三和許賢東這對貧困爺孫的故事中,也伸延到其他社會話題,例如:韓國的窮人政策、市民被強行拆屋、樓市泡沫爆破及雷曼迷債等,略略諷刺時弊。

要數到較為不足之處,則是影片有明顯犯駁位,例如千年前的解怨脈被拿去餵餓狼的時候,竟然安然無恙,不得不令人詫異,是因為他死了戲就演不下去嗎?其實當時軍隊又未趕到,為何只得輕傷的他只安頓好李德春跟孩子們,自己不跟著逃走呢?不過正所謂「聽故唔好駁故」,要駁的話總有大把位可駁,反正故事中的甚麼地獄使者、家神、多層地獄等……在現實中根本不存在,難道你又會因而覺得電影不合常理嗎?所以總括來說,縱使大部分人應該都會喜歡《與神同行》多於今次的《與神同行:終極審判》,這部戲仍然是值得推介的。當中最喜歡是李德春面對住解怨脈的掙扎,不是因為金香起演得好(也不是想批評她演得差),而是因為劇本確實寫得出內心的兩難,讓人很痛苦。

故事簡介:地獄三使者(河正宇、朱智勛、金香起 飾)引渡千年最後一個貴人金秀鴻(金東旭 飾)展開七七四十九天的審判,準備四人一起投胎轉世之際,鎮守家宅的成造神(馬東石 飾)為搶救爺爺亡魂,不惜挑戰一切規則,翻轉人間,觸怒了閻羅王(李政宰 飾)。地獄三使者為了重整人間秩序,一方面帶領秀鴻繼續地獄審判;另一方面於人間與成造神正面交鋒﹗陰間與人間翻天覆地,意外驚醒了所有人的前世記憶!因果迴旋之下,各大神祇將在49日狹路重逢,迎戰終極審判……

與神同行:終極審判

導演:金容華

主演:河正宇、朱智勛、金香起、馬東石、李政宰、金東旭、都敬秀

上映日期:2018年8月9日

發行:安樂影片

 

 

Comments

comments

Share.

About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