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之櫻守》:替母親尋回記憶的歷程

0

《北之櫻守》海報

看到《北之櫻守》宣傳片的時候,以為這是非常一套令人沉悶的文藝親情片,進度很慢的那種,真擔心一不小心就會睡著。結果卻出乎所料,不但沒有被悶到,離場時還聽到戲院有很多人在「嗦鼻」,大家都被感動得落下淚來,一張紙巾都不夠用。

《北之櫻守》由《禮儀師之奏鳴曲》導演瀧田洋二郎所執導,聞說花了年時間籌備,除了有國寶級影后吉永小百合外,就連堺雅人、篠原涼子跟阿部寬等都是香港觀眾熟悉的面孔。故事背景講述吉永小百合飾演的母親江蓮綴跟演小兒子修二郎的堺雅人遇上第二次世界大戰,相依為命地過著飢寒交逼的生活,餓起上來幾乎小命不保,不僅慘遭欺凌,就連尊嚴都要放下。到後來,母親狠下心腸把修二郎趕走,修二郎拼了命在異鄉掙扎求存,總算出人頭地,回到札幌當跨國熱狗店的日本分部社長,然而他內心一直對被母親拋棄一事耿耿於懷。

就在事業起飛之時,修二郎得悉遠在故鄉的母親有點腦退化症狀,縱然內心一直有根刺,他還是攜著闊別15年的母親來到札幌,為她買新衣服,帶她看醫生,給她過好日子,一盡兒子的責任。不過母親偶爾會病發,無意識地在街市菜檔盜竊、下雪天走到遠處攬著櫻花樹和對死物說話等,這些都讓本已忙得不可開交的修二郎非常困擾,其中一幕他衝口而出對母親說:「夠了!你還想給我添多少麻煩?」讓人揪心,大概我們做孩子的,都曾經因為一時之氣,對母親說了些「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的話,讓對方心碎至極。

自責變成兒子包袱的江蓮綴決定獨自離開,後來卻因某些原因,兩母子坐火車去了很多充滿舊回憶的地方,見回許多故人,同時昔日那些甜的苦的片段皆一一閃過眼前,母子倆終於有機會坐下來好好談一回,使關係得以修補,而修二郎當然也在這情況下解開了自己的心結,終明白被母親「拋棄」的真相,拔走這根刺。去到故事後段,同樣有一句對白讓人非常深刻,江蓮綴對修二郎說:「能和你飲杯,我很幸福!」為人母親者,並非每個人都希望子女成龍成鳳,有時其實只純粹地渴望能共聚小酌的時光而已。

吉永小百合的演技令觀眾看得動容。

吉永小百合的演技令觀眾看得動容。

吉永小百合演活了女性堅忍的一面,即使面對與大兒子、老公的死別,以及跟修二郎的生離等,她都咬緊牙關挺過去,哪怕餓壞都不會向人乞討,更甚者寧願自己孤獨度過餘生,都希望修二郎能過上新生活。另一方面,江蓮綴對亡夫從一而終就更令人動容,因為與老公有著櫻花樹的承諾,她就算幾十年後頭腦不清醒,依然會對著櫻花樹自然自語;儘管在故鄉有好男人向她表白,江蓮綴依舊表明終身不再嫁,斷然拒絕對方的好意。不過最感人的,是即使這個女人窮得一無所有,都依然拼命保存著老公交給她的門牌——江蓮,在結婚到死那天,她永遠都是江蓮氏的人。江蓮綴就是如此一個既堅強又溫柔的人,實在是日本女性的典範。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或許每個家庭都有著一些未能輕易宣之於口的疙瘩,但只要家人一日尚在,始終還是有修補關係的機會,希望每個人都能成為父母親的守護者。

故事簡介:第二次世界大戰持續的1945年,位於樺太的江蓮家花園裡,江蓮德次郎(阿部寬 飾)將種子從日本本土帶回來,由妻子江蓮綴(吉永小百合 飾)一直用心照料的櫻花樹盛開了。戰火燃起,丈夫出征,綴為了堅守與家人一起賞櫻的承諾,毅然帶着兒子逃難到北海道艱難生存。綴的次子修二郎(堺雅人 飾)長大後帶着妻子真理(篠原涼子 飾)由美國回到札幌籌備開鋪,亦藉機到網走探望多年未見的獨居母親,決定帶綴回家同住。但綴發現本為修二郎著想所做的一切都成了他的絆腳石,十分自責。為了不再成為兒子的負累,綴悄悄離開。修二郎不忍阻止,決定伴隨母親踏上追憶的旅程。二人遊走於充滿回憶之地,逐漸回想起與家人的記憶。到達旅程的終站,面對將樺太相隔到彼岸的海洋,等待二人的,竟是意想不到的結局。

北之櫻守

導演:瀧田洋二郎

主演:吉永小百合、堺雅人、篠原涼子、阿部寬

上映日期:2018823

發行:Golden Scene

 

 

Comments

comments

Share.

About Author